cp博爱党

晨一。
TF。

……非常好用了!!!
可惜我不会画画。

Нефрит:

之前跟朋友讨论眼睛怎么“对焦”

写了点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是很专业,不过道理很简单,就是两只眼睛分别向外发出的“视线”(射线)是相交的,夹角随着所看物体远近而变化

当然必须要配合包裹着的眼皮和虹膜、瞳孔正确的透视,比如说要把瞳孔看作透明晶体前房底部的小孔,而不是角膜上的贴图,什么的……

Index

码了!!!
超级有用了

L's:

简单做个目录(有些写过的真的不想一遍遍重复_(:зゝ∠)_)


自我介绍就省了吧 ╮(╯▽╰)╭


常去的地方:weibo (各种日常) douban (存图备份)


================================




汇总类:


成品章 2017.12


文具安利 2015.12


辅助工具 2015.02


定制须知 2015.01


问题回答 2014.11


基础工具 2014.09


浅说印台 2012.12


浅说卡纸 2012.10




技巧类:


凸粉使用 2016.05


积雪效果 2015.10


印台色卡本 2015.09


床垫背景刷色 2015.07


橡皮筋+滚轮的用法 2015.07


星空染卡 2015.06


多色凸粉 2015.04


蜡笔抗色 2015.03


印渐变色 2015.02


仿上色 2015.01


印台刷色 2014.12


凸粉使用 2014.11


橡皮切边 2013.06


印台染卡 2013.05




衍生类:


印台收纳 2017.10


便利贴收纳 2017.10


"爆炸"盒 2016.09


圣诞卡片 2015.12


卡片纸盒 2015.11


贺年卡片 2015.02


日常卡片 2014.12


圣诞卡片 2014.11


部分旧卡 2014.11


简单平铺 2014.09


圣诞卡片 2013.12


手工台历 2013.11







我玩多大看你们

帮个忙【

2a级恶嘟:

群里说得好,你们都灌受方药,我不一样,我要灌攻方。多少热度,除以十,就是我给小番茄[→红色笨家伙里那对的攻]灌的x药瓶数。小番茄在线发情推牛,药壮怂茄胆[并不是]多少热度乘以十是我写这个车的打底字数。


“除十灌药,乘十打底”。


明天下午五点截止,我明天晚上就开始构思。这星期怎么也能写出来。[当然这是算在那五个裘前车里的,我会好好开的。]

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暴毙升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擎蜂的糖堆w: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活了呜呜呜呜呜呜呜!!!我他妈泪水我夺眶而出!!!真的哭了天啊呜呜呜呜呜呜大哥!!!papa!!!!呜呜呜呜呜呜!!!我宝的特写我百看不厌呜呜呜呜呜!!!【我真实哭泣呜呜呜呜呜呜呜






以及这回不会再说papa又是哪个从角落里拽出的奇怪角色了吧🌚🌚🌚x






视频地址!:https://m.weibo.cn/6545955524/4287352710953766



入了武战道的坑
但是
tag里全是拟人



为什么永远都喜欢冷门东西
哭辽

请求

我要再转一次

天唱魔音:

好好的轻博客学什么微博😒


鸦雅呀亚压牙不: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啊。
近期产出。

……口才不好不会怼人。
有人去怼他一下吗?
怼死最好

羊群中的羊肉串:

占tag致歉,帮忙挂他,这个傻逼
什么垃圾,癌白惹你了?
辣鸡狗

[K/尊礼] 从始至终

这是个超级棒的太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原地死亡

羽风宁远:

-BGM: 河图《寸缕》


-始自热情激荡,终于世事炎凉


-2000+的小短文,比上次都短23333毕业论文限制了我的思维(bu)


-ooc见谅,议论多于描写,叙述多于对话,里边加入了很多个人理解,也不知道理解的对不对,就先在此标个注意吧


——


周防尊忽然想起来两年前的夏天,他与宗像礼司第一次以王权者的身份、正式用力量进行交流的战斗——确切点说一开始就是他单方面要求的、最终以当时还是无色之王的三轮一言出现而宣告结束的交锋。


他在酒吧喝了一晚上的酒,把从小到大认识他八年的草薙出云搞到懵逼。


但是他是笑着的。野兽的感觉从来都是敏锐的,就像是几天前跟黑帮那次可以称得上是日常行为的交涉,对面端着枪的黑手党们暗自咒骂着惹上了什么会放火的人,吠舞罗的小伙子们在八田的带领下喊着口号冲上前,而在一片灼热的喧嚣中,他耳边仿佛传来流星划过的声音。


“行了吧,King,我快要被烧干了。”


不,呼唤他的绝对不是他身边的十束多多良。他循着声音望去,隐约看见天边一颗星星闪烁着蓝色的光芒。


那是他从未见过却莫名熟悉的星。


那日事情结束后,他并没有直接回去酒吧。吠舞罗各众倒也习惯了他们老大这作风,便如往常一样庆祝去了。此时夜已深,虽是没有像白天那么使人躁动不安,但黏腻的晚风吹过仍然还是闷热的。他独自一人穿过钢筋水泥所构筑的大街小巷,看似漫无目的的行走着。


他知道他在找什么。而那颗星星绝不是在这样的地方——散发着烦闷气息的牢笼。他要去哪里呢,公园,街道,或是角落哪家不起眼的小酒馆——最后他停住了,在郊外的草地上。在东京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寻到这么一片相对空旷的地方实属不易。他躺了下来,脑袋枕着手臂,那一点蓝色就于近在咫尺的夜空中,对着他微笑。


他盯着就在他眼前的那颗星,闭上眼睛之前,依稀瞥见一班飞机在头顶上飞过。直觉告诉他,不远了。


“你是不是脑补了我满身泥土匍匐在地的样子啊?”


对面的人看着他笑,那笑容和梦里的星光一模一样。语气冷淡而高傲,还带着一丝猜谜底般的狡黠。


没想到这个像书呆子的家伙脑子还挺灵活。啊,自己的心思和想法轻而易举地被某人猜中了呢——


于是他也笑了,带着释然和野兽寻到猎物之时的欣喜。而这猎物绝不是一般的猎物,若是平常那因力量而畏惧的、三两下就能解决的对手,周防尊怕是看都不想多看一眼的。而对于宗像礼司,他是偏要蓄意把他激怒,逼着他拔刀跟自己痛痛快快来一架,以释放他多年压抑着的激情与痛苦——那上天给予的一切束缚、挣扎与胁迫,似是在这个人身上得到补偿。当那人不紧不慢地走回来,青色的烈焰自身边升起,他便知道,他终于找到了。


他找到了属于他自己的星星。他注视着对方盛怒之下吐出刻薄话语的嘴唇,眉毛上挑,紫色眼睛里的专注与恼怒融合在一起,制服的下摆被扬起的尘埃所飘动,原本有序的剑法由于连续性的猛烈攻击生出几丝慌乱,因不可自控的事端而卸下优雅与防备的伪装,那是命运赋予他的爱与救赎,石板抉择出的第四王权者青之王,那是只属于周防尊的宗像礼司。


“我很期待看你哭丧着脸。”


“我很期待看你跪地求饶。”


既然心思都已被对方看穿,在彼此之间便无需再隐瞒。


周防尊是真真切切有过这个想法——是有过。猛兽对于难以驯服的猎物总会产生一种名为“征服”的想法。他从身体上到精神上都想使宗像礼司这个人打上周防尊的印记,抱着明知总有一天会提前离开的想法,他不会给予他太多,但既然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至少要让他带着属于他的记忆活下去吧。


他在脑海里描摹过宗像礼司那时的样子,那双仿佛能看透一切的眼睛。长睫毛上挂着液体,好像粘上初春清晨的露水含苞欲放的紫罗兰花蕾。当然,他也就仅限于想想而已。就像宗像从来没期待过他真正跪地求饶那样,他也不认为宗像有朝一日真的会在自己面前露出那副表情。那家伙怎么会哭呢,他总是笑着的,带着那种一看就令人生厌的笑。无论是在战场,还是在床上——哪怕是他被他折腾到筋疲力尽下一秒就要睡着,临闭眼之前还不忘立着眉毛奚落他一句。


他回忆起他们第一次在床上的较量,估计这还要归结到酒后乱性这方面上。宗像咬着嘴唇怒视着他。他在双腿在被子底下踢着他,手指甲尖扣进他的皮肤里。他也毫不示弱,低下头从他的锁骨到脖颈留下一串红痕。如果机会允许,他完全不介意再在宗像的脸上或者手上留下什么痕迹,反正宗像平时几乎全身上下都包裹在那套制服里——可惜没有达成,毕竟他的猎物也不是吃素的小白兔。


他在宗像睡着后在他脸颊上留下一个吻。第二天他醒来时发现人已走了,而他难得地睡了个无梦的好觉。


周防尊曾经有过看着宗像礼司哭这种想法。


是有过,只是曾经。


现在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次交战,以白发撑着和伞的少年在二人中间出现而告终。


“我维持不了太久。”少年很平静地宣告了这一切的终焉,“来吧。”


“抱歉啊,还是害你抽了下下签。”


雪落飞夜,风似乎又大了一些。宗像低着头,额发挡住了眼睛。


他再也等不到那朵紫罗兰绽放的时机。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早知如此,在此之前就不能想想办法吗?”


他分明听到对方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


喂喂,你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露出那种表情啊。


好歹……也要笑一下的吧,你不是平时总是笑着吗。


“什么都别说了。”


也没有时间说了。他张开手臂,抬头望着天空。


那里没有一颗蓝色的星星。


这样做的话,那家伙应该会好下手一点吧。


他没有再看宗像礼司一眼。他最后听到的声音,除了风声和雪声,是自己的血液溅到宗像手指上的声音。


他最终还是以一种方式在宗像手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其实周防尊并不希望宗像礼司哭,一点也不。


他甚至觉得宗像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不过啊,周防尊这个男人,从始至终都没把真话说出口。


End.


-写完才发现今天是七夕,那我……恩,蹭个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