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博爱党

晨一。
TF。

【写手挑战】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为结尾,写一篇虐文。【威擎】

这是我写的第二篇文,仍然是写手挑战。第一篇……不会弄链接有没有大佬教一下啊就是那种在这里就能点的,有想看的先点头像吧……麻烦了。
【一次非常成功的OOC】
【我是用手机打的字……看发文的时间……我两点开始打的字……没错我一整晚没睡QAQ】
【我才14……还请前辈们多多指教没错就是求评论。【被打】真的是觉得自己很需要指点,还请各位前辈不要大意地提一下自己的意见】
【景物描写比较多但有影射效果……如果有觉得考验阅读耐心的还请不要大意地告诉我我以后会改少一点】
   呼叫小伙伴  @影&梦

正文↓

        “Optimus,这个工程的话,我觉得可以这样安排:分配总资源的1/3给B区……”
        擎天柱认真地听完部下的工程方案,沉吟一下拿起数据板:
        “我觉得,从整体结构来看,A区3号场的资源分配和楼体结构可以根据2号场和4号场作出如下改变:将G2的资源分出1/5平分给R1和H3……”
        “但是这样的话,一个流程下来G5的能量会供应不足,如果将H6的资源拿出1/6……”
        ……….
        “好,就采用这个方案。”
        不知过了多少个塞星时,会议才结束。当擎天柱走出办公室时,塞博坦的光线已变得不甚明亮。活动了一下因久坐而僵硬的金属关节,擎天柱变形成卡车形态,缓缓驶在黄昏下的塞博坦。
        恒星已接近地平线,散出泛紫的暖橙光晕,将忙碌的塞博坦笼在一片闲适的朦胧中。有条不紊的建筑工地,曾经的轮子和虎子们正进行着夜晚到来前的收尾总结工作,用蓝星的话说“科技感十足”的塞星建筑坚硬的钢铁表面映着那泛紫的暖橙,反射出明亮却不刺眼的光辉。重建中的广场,之前被炸毁的威震天雕像已经被清理干净,新换上的擎天柱雕像背对着这塞博坦特有的夕阳,与擎天柱等身的剪影边缘镀着一层紫金。街角的油吧已经重新开业,吧台边坐着寥寥几个来得早的TF……
        醉人的黄昏。
        擎天柱安静地看着这一切,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细微的声响,引擎发出最小功率的嗡鸣声。这黄昏是如此恬静,以至于连汽车人,哦不,如今是塞博坦伟大的领袖都有一丝恍惚。眼前平静的塞博坦忽然换成一帧帧闪过的画面:炮火纷飞的战场,滴着能量液的刀尖,面对死亡平静的猩红光镜下闪过的一丝痴恋……还有寒锋落下时的音量小到只有他们俩听得见的那句“I love you”。
      不对。擎天柱猛地回神,懊恼随之涌上了CPU。自己在想什么啊。刷新了一下CPU,当擎天柱的逻辑板块分析出他此时的处境并反馈给CPU时,刚刚被驱散的思绪又变本加厉地充满了他CPU的可用空间,与此相随的还有一丝疑惑和不可置信。
        他什么时候走到威震天墓前的。
        理智告诉他现在应该立刻转身就走以免造成不好的影响,但是有一股力量,一股压抑了很久的力量冲破了那道防线,让他无法掉头。擎天柱终于再一次回过神,疑惑和不可置信在明白某些事后化为乌有。
        果然还是对你有感情的吗。
        那股力量挣扎着在火种中发出微弱却不容忽视的声音。妥协一次吧。就一次,违背这个终于被自己拯救了的世界。妥协一次吧。就一次,遵从自己压抑了四百多万年的想法。红蓝重卡默默停在石碑前,理智与情感的碰撞在火种里掀起无声的惊涛骇浪。
        就这一次。理智终于败下阵来。变为机体形态,擎天柱带着一丝无可奈何走向那矗立着的墓碑。夕阳将墓碑的影子拉得很长,影子的边缘与光线纠缠在一起,明与暗水乳交融而又泾渭分明。
        擎天柱缓缓坐在墓碑旁。他就那样安静地坐着,安静得仿佛时间静止在这一刻。那双蔚蓝色的光镜闪过种种无法言说的情绪,最终汇成一抹极其隐晦的痛。当层层伪装褪去,那匿在深海的脆弱终会浮上水面。他是领袖,所以他为赛博坦毫不犹豫地牺牲了很多。但他也是一个正常的TF,当失去某些东西时他也会痛,也会留恋,也会思念,比如现在。当头雕和肩膀传来冰冷而坚硬的触感时,擎天柱一惊,但随之放松了机体。带有海洋气息的深邃目光投向晚霞绚烂的泛紫天边,擎天柱陷入了回忆中。卡隆角斗场的健硕身影,向自己温柔望来的蓝色光镜,整理图书够不到顶层时出现在视野中熟悉的尖锐指爪……恍惚间他落入一个再熟悉不过又有些陌生的温暖怀抱。不对。立刻回神,传感器仍然忠实地反馈给CPU冷硬的触感。良久的沉默过后,擎天柱关闭光学镜,将那无可奈何的痛楚尽数压下深幽的海底。
        “Megatron.”
        Megatron,如今的赛博坦,重建工作已进行到尾声,黄金时代正在复苏。“自由权利归众生”,这句话我说了四百万年,如今整个赛博坦都实现了这句话,原谅我唯独没给你自由。你与众生不一样,所以,原谅我,
        “…………”
        擎天柱沉默了许久。那个单词,已经不属于现在了。也不属于我。……但是,这次不说,还会有下次吗?…………就这一次。
        “Mega. ”
        夕阳的最后一抹光霞终于褪去,夜幕欺上这个终于沉寂下来的城市。擎天柱缓缓起身,机体在离开石碑时微不可察地顿了一下,但随之干脆利落地站起,蔚蓝之海的名字重新属于“领袖”。
        轮胎轧过地面的细小声响逐渐远去,清冷月华下的石碑矗立在原地,夜幕下的赛博坦平静安宁。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评论(15)

热度(31)